欢迎访问中国经济时讯网

中国经济时讯网

探寻事实真相

地方新闻
您所在位置:首页 > 地方新闻

从连云港许某案到郑州冷某、王某香案带给我们的思考

发布时间:2021-04-07 浏览次数:2254
打印 收藏 关闭
字体【
视力保护色

导读:

2021312日,一条江苏女辅警与多名公职人员发生性关系敲诈勒索372.6万元获刑13的消息在网络流传,引发网友强烈关注。众多网友对许某敲诈勒索案进行了积极点评,表达了对判决的质疑。而多家媒体机构的评论性报道主要目的是借机进行普法宣传,更好地维护弱势群体权益,寻求案件得到更加公正的判决。巧合的是,今年1月北京市朝阳区法院刚刚对网上热炒的陈某琳敲诈勒索著名演员吴某某1400万元,还有3700万元未遂案作出一审判三缓三的宣判。

许某和陈某琳同是犯敲诈勒索罪,而且陈某琳数额远超许某,然而判决落差却如此之大,自然会引爆网络。许某敲诈勒索案判决书一经公开,立即引来热议,细心的网民将两案进行了比对,感觉对许某判重了。网友认为,参照朝阳法院对陈某琳的判决,许某对公职人员的胁迫都不具有紧迫性,都是被害人自愿支付的,被害人甚至都没有报警,许某的行为显然不构成犯罪。

最高法前刑事法官黄应生明确表示许某案判决,存在两个硬伤和一个漏洞。湖南检察官肖佑良甚至认为,许某无罪,一审判决丢人现眼。

ͼƬ1.png

目前,我国法制改革已进入深水区,中央近期也加大了对公检法机构的整治力度。然而,错判、误判、重判以及人情判、关系判、金钱判的案件却也一时无法杜绝。就在许某案一审判决的前不久,河南郑州市金水区人民法院于2021120在证据不足的情况下对王某香一审判决五年,2021218同样在多个证据点存疑的情况下对冷某一审判决十四年,该两案判决引起了法学界众多知名专家的深度质疑。

 

案发经过如同梦幻

 

先说王某香案。

王某香“同案人”冷某山(以下简称冷某山)介绍,20138,河南人苏江坤、于洪铎、田亚周经熟人介绍到北京找到王某香,说河南有朋友出了点事,想让王某香帮忙。王某香表明自己没有这个能力,但可以帮着找朋友试试。王某香找到张连明,张连明当着苏江坤、于洪铎、田亚周面,自称其干爹是中纪委监察部的领导,名叫王某亮,能办理此事。当天晚上田亚周跟着张连明参加了王某亮在北京饭店的饭局,见到了电视上才能看到的领导在场,从心里认可了张连明的实力

几天后,王某亮为母亲过108岁生日,在北京饭店举办宴会,苏江坤、田亚周、于洪铎应张连明邀请如约而至。看到了多位在电视上才能看到的领导到场,看到了张连明在众多高官间穿梭往来如遇爹见娘那般熟络,张连明的能量彻底震撼了田亚周,田亚周也下决心要傍上这棵大树。席间投资人苏江坤(风险投资黄某某取保候审盈利)主动要走了王某亮的电话号码。晩上他们三人背着介绍人王某香以送礼为由赶往万寿路山水人间酒店私会王某亮。自此,田亚周等三人一直和张连明单线联系。

冷某山强调,田亚周三人跟张连明、王景亮商量怎么操作,给多少钱,怎么给钱,在那里给钱,王某香毫不知情。

 “大约5天后,我们在于洪铎的安排下,来到郑州市金水区紫荆山宾馆。在宾馆见到了张连明,但并没有见到邹耀东、张晓琦和赵柯(见面也不认识)。饭后见到张连明,其以不宜多人知情为由,让我们回房间休息。其后张连明和田亚周、苏江坤三人交流沟通。第二天一早我与王某香就去洛阳玩了,两天后我们就返回北京了。并未见到他们的交易过程,也没有见到谁给谁钱。关于苏江坤、田亚周给了张连明140万,是在半年以后他们到京追讨时我们才知道,在此之前无论是苏、田,还是张连明都没有告诉我们。后来田亚周联系不上张连明才又联系我们,考虑到张连明与他们认识是王某香介绍的,王某香出于好心帮忙,还是试着多次联系张连明,希望他能把钱给退回来,但一直没联系上。冷某山说。

王某香的口供也证实了这一点。

冷某案案发经过更为梦幻。

冷某父亲冷某山说:报案人陈曾军虚构事实陷害我儿子。说什么2014920日其朋友张元坤因涉嫌虚假宣传被江苏淮安市淮阴分局网上追逃,其劝张元坤主动到公安机关说明情况,张元坤去之后就被刑事拘留了,他家属找其要人,其联系了多个朋友都说帮不上忙,后其联系上通过做生意认识的我儿子。陈谎称20141110日,其在郑州市经开区航海路第三大街附近的滨海国际酒店一包间内见到我儿子。曾军编造称:我儿子给其看了手机百度里含有他家老爷子冷某山名字的一则标题为国产优秀影片赠送拷贝活动的新闻,该新闻显示冷某山是北京某文化中心副主任,并强调说该中心很有背景。虚构说其当时非常相信我儿子,跟我儿子谈为张元坤办理取保候审的事情,说我儿子说没问题。陈曾军还编造说其收了张元坤家属的钱,但是事情没有办好,害怕对方告,就给我儿子说了其担忧,说我儿子表示可以找关系帮其办理警方线人的特殊身份,有了这个身份,谁都抓不了。后来的事情就像电影导演导好了的一样,我儿子顺利地拿到了510万元。蹊跷的是,在近六年的时间里,陈曾军不去报案、追讨?期间其也没有打电话(这么多年我儿子从没有换过手机号码),或者短信索要,更没有来我们家要钱(陈曾军知道我们家的详细地址)。事过六年才发来短信威胁我儿子说:你尽快给钱,否则就抓你(有手机信息记录)。同时还说在郑州已找好了关系,分分钟可以让我儿进去。果然,不久我儿就被郑州金水分局的人带走了。

笔录显示,针对上述指控,冷某当庭否

辩护律师认为,陈曾军这是孤证,他跟冷某认识多年,没有理由不了解冷某的家庭状况。在法庭上,金水法院的法官的屁股明显的坐在陈曾军的板凳上,对辩护律师的所有辩护一律不予采信。

 

报案动机时间节点存疑

 

信息显示,受害人田亚周第一次报案是20154月,其并没有指控王某香跟张连明合谋、策划,也没有指控王某香参与分赃。

张连明20171226日被抓,2018131日被逮捕,2019419日一审判决。在张连明诈骗案侦查、起诉、审判过程中,受害人田亚周从头至尾都没有对王某香有任何指控,只是张连明说在收钱后经银行转账给王某香30万元,通过其银行查证,并未发生该项转款记录,被法庭证实为虚构。

冷某山表示,张连明被判10年后,由于张连明诈骗款项已经花光,被害人田亚周被骗款无法追。苏江坤、于洪铎、田亚周眼看一起投资捞人的买卖赔了夫人又折兵,于是便把眼睛移向了有钱人王某香。2019年底第二次补充报案说王某香诈骗,想从王某香这里把本钱捞回来,至此出现了三人惊人一致的询问笔录并不奇怪。

王某香辩护律师表示,此案涉一案两立。

记者发现,从苏江坤诉田亚周、于洪铎民事判决中,三人合伙捞人赢利的买卖得到了进一步佐证。

苏江坤、于洪铎、田亚周报案动机存疑已一目了然。

据记者调查,冷某案中,被害人陈曾军报案动机同样迷雾重重。

冷某手机信息显示,陈曾军曾发信息给冷某相威胁,时间刚好定格在王某香、冷某山被郑州警方拘捕期间。冷某表示,我儿子2014年骗他钱财,那么之前几年,陈曾军却从来没有打过电话或者发过类似信息,我儿子这么多年从没有换过手机,陈曾军知道我们家在哪,也从来没有登过门,也没有报案,难道不奇怪吗?只要是个正常的人,被诈骗了500多万,六年时间里他怎么会想不到报案呢?

 

两案串证痕迹明显

 

冷某辩护律师告诉记者,陈曾军曾教唆王辉为其作伪证,上诉人在 2020 年上半年与王辉(男,50 多岁,河北药业公司大股东)沟通时,辉跟上诉人说,陈曾军曾经找到其,请求其去公安机关作证,以证明冷义骗取其钱财,而王辉对此事并不知情,未同意帮陈曾军作证。在侦查人员找闫伟、李昭作证之前,其都已精准掌握到公安前来所为何事、他们应该怎么说、提供什么证据等。如闫伟2020  1  9 日的笔录。问:知道我们为什么来找你吗?答:知道,我朋友陈曾军被骗了,需要我给他作证。 李昭 2020 1 10 日的笔录 。问:知道我们为什么来找你吗?答:知道,我朋友陈曾军被骗了,需要我给他作证。闫伟与李昭笔录明显系复制黏贴。

    冷某律师还强调, 几位证人和陈曾军对上诉人冷某及冷某山、何主任的描述同样是惊人的一致,错也错的高度一致。时过六年,几位证人对时间、地点的陈述精准度让人叹为观止。

王某香案中,串证的存在亦未能幸免。

据记者了解,田亚周、苏江坤、于洪铎是捞人生意上的合作伙伴,利益关系人,三人既是受害人,又是违法合谋人,在张连明诈骗案中一直走在违法的轨道上。如法学专家所言,他们相互之间的佐证,其法律有效性和真实性都应该排除,这本是法律的通识。更何况直接诈骗人张连明的法庭陈述跟其三人的举报相去太远,侦、检、裁机关如果采信田亚周、苏江坤、于洪铎三关联人高度统一的证言,于法无据

冷某山表示,关联人高度统一的证言被法庭采信,已经不是法律知识和逻辑思维的简单缺失,而是一种真真切切行为上的故意,是陷害上诉人的犯罪行为。

 

程序违法祸及法治

 

据冷某辩护律师介绍,冷某案至今未立案,严重违反法定程序。侦查机关对一个刑事案件的侦查权自立案开始,一直到案件侦破终结,只有经过立案程序,才可以采取各种侦查措施开展侦查。立案是侦查权行使的起点,也是案件进入刑事诉讼的标志,没有立案就没有侦查权。

冷某辩护律师强调,冷某案公安机关是以其涉及田亚周被诈骗案为由受案、立案,而田亚周被诈骗案整个卷宗中找不到冷某的一丝痕迹,无任何关联,寻不到并案依据。郑州金水公安机关以不相干的田亚周被诈骗案来代替冷某案的立案程序,显然,郑州金水公安机关背离了法律规定的侦查权取得的基本原则。司法实践告诉我们,我国并未有那一条法律规定对于刑事案件可不予立案而展开侦查。冷某案未立先侦显失公正,对上诉人采取强制措施、判决有罪严重违反了法定程序。

 “侦查终结表明案件侦查权宣告结束,本案在审判阶段侦查机关继续无限侦查,严重违法。我国刑诉法对于侦查终结后的补救措施都作了明确规定,同时,侦查的程序规定是确保侦查权依法行使的有力保障,侦查机关违法行使侦查权,只会导致侦查权的滥用。由于侦查机关在其侦查终结后已无权自行侦查,没有依照法律规定处理需要补充侦查的事项,导致侦查行为违法,其取得的证据是无效的,属非法证据,应予排除。试想一个刑事案件,只要在判决生效前,侦查机关都可以随时进行侦查,那是多么可怕。失去了程序正义,还谈何司法公正,如同刑讯逼供,只会导致更多的无辜者受到追诉。冷某辩护律师说。

冷某辩护律师质疑,本案相关人员选择性执法,只搜集对上诉人不利、不实的诬告陷害证据,而回避对上诉人有利的证据。针对陈曾军拉拢他人为其诬告冷某做伪证的事实,上诉人的辩护律师在审查起诉阶段、审判阶段分别跟检察院、法院沟通过,要求对被陈曾军要求做伪证的王辉进行调查取证。至今,未曾有办案人员找过王辉。而在审判阶段,侦查机关还在违法取证,且存有串通、诱导证人作证嫌疑,侦查机关为何取证?谁让侦查机关补充侦查的?那对于陈曾军是否教唆王辉为其作伪证诬告陷害上诉人,这一能直接影响到本案罪与非罪的关键证据为何不调取?

冷某山向记者表示,“我们一直没有享受到公正待遇。按陈曾军说法,冷某诈骗其时间发生在2014年,地点在北京,其时陈曾军户籍地在吉林长春(2018年迁入河南郑州),那么应该在北京或者吉林报案,怎么会等到户籍迁到河南郑州后才报案?难道真如外面传言,有钱在郑州什么案都能办吗?”

王某香的代理律师也明确表示,上诉人王某香同样没有得到公正对待。

王某香案另一涉案人冷某山说,哪来的公正?当时抓我和王某香的时候,由于我的血压高压峰值在200左右、肾衰竭严重,有生命危险去医院抢救,被解放军301医院确诊为很高危病人。郑州金水刑警不予考虑,按照重大要犯的规格强行给我戴上手铐,还加了脚镣,甚至还用铁链把我锁在病床上。当时审问我的时候把我关在一间没有窗户憋闷的小屋里,24小时用大灯直射着我,不让睡觉、不给水喝,软硬兼施,甚至威胁要抓我儿子,逼迫我承认参与诈骗。

 “王某香案中,除了张连明被判了刑,真正策划拿钱的邹耀东被取保了,张晓琦、赵柯根本就没抓,最后反而把罪弄到王某香身上了,天底下有这个理吗?冷某山质疑。

记者在一段录音中听到,王某香的证人证实在接受问询时,办案人员并没有启用音视频同步作业。

 

专家认证二人无罪

 

冷某和王某香二人,到底是有罪还是无罪?

为此,冷某和王某香二人的辩护律师专门邀请了几位知名法学专家参与了研讨。

郑州大学法学院教授刘德法、马松建、王立志一致认为:一、冷某案直接言词证据为孤证,与其他间接证据不能形成完成的证据链;二、现有证据不能达到有罪案件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的证明标准;三、冷某不构成诈骗罪。

针对王某香案,三位专家从两个方面展开了深入探讨。提出如下一致意见:

起诉书关于王某香和张连明合谋诈骗事实的指控,现有证据尚不能达到证明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的标准,不能认定王某香构成犯罪。

一、客观上,王某香仅仅实施了介绍行为,介绍行为属于中立行为,在缺乏其他证据相互印证的情况下,无法认定王某香能够成立诈骗罪的共犯。如果因介绍认识的行为,就将王某香认定为诈骗罪的共犯,这显然是典型的因果关系条件说的结论,这明显不具备合理性。换言之,只要有了介绍认识行为,就可以成为强奸、抢劫、杀人,甚至行贿受贿犯罪的共犯,这显然是不可思议的。另外,从证据可以看出,所谓的大饭局”“检察院领导等骗局,均是张连明设计的骗局,在客观层面上和王某香没有任何关联。一方面,王某香没有参加大饭局;另一方面,王某香虽然来到了郑州,但对于所谓省检察院领导一事并不知情。

二、主观上,王某香没有帮助张连明诈骗的故意

1.王某香没有和张连明合谋的意思联络,其从未和别人谋议过如何诈骗田亚周,需要扮演什么样的角色,以及事后如何分赃等具体问题。尤为重要的是,张连明供述也特别指出没有和王某香进行过合谋。

2.王某香对张连明实施诈骗的意图根本一无所知。王某香自己还借给张连明 310 万元,自己对张连明的身份和能力是深信不疑的,不可能预料到张连明会诈骗。

3.王某香在第一次见面时介绍张连明也仅仅是在表述事实。王某香自己深信,张连明是中纪委干部王某亮的干儿子。而张连明也坚持自己有这个关系。故,王某香在主观上也并没有虚构事实的意思。

4、没有任何证据可以证明王某香和冷某山合谋诈骗,这从一定程度也能够说明,王某香主观上也没有和他人预谋实施诈骗犯罪的意思表示。

三、现有证据不能证明王某香参与分赃

对于是否分赃,张连明的三种说法各不相同,也均没有证据印证。另外,张连明的说法还与被害人的说法相矛盾,因而,现有证据材料不能证明王某香参与分赃。

四、本案有以下不合常理的地方

1.现有证据无法证明王某香收到过赃款,在王某香没有收到钱,自己不谋利的情况下,帮助别人实施诈骗犯罪,这不符合常识、常理、常情。

2.本案公安机关没有并案处理,这明显不合理,不符合公安机关共同犯罪办案规范(原则上并案,特殊情况下分案处理的规定)。

3.公安机关为何不去核实王某亮本人是否存在,是否确实是张连明的干爹。这是本案最核心证据之一。如果张连明没有这个亲戚关系,就足以肯定其诈骗罪的成立。但是,令人不解的是,公安机关对于如此重要的证据,竟然不去核实。这明显违背常理。

4.公安机关为何不去调取紫荆山宾馆的视频材料,查证到底谁拿走了 140 万。如果调取到相关视频资料,不是更能够还原事实真相吗?

综上,王某香仅是介绍人,并没有合谋,也没有设计骗局,又没有分赃,尤其是在本案存在众多疑问其难以解释清楚的情况下,诈骗罪的指控不能成立 

从连云港许某被重判案引发多日网络霸频到郑州冷某、王某香在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的情况下被冤判引发的专家热议,我们可以看出,底层民众对司法公正的热切期盼。

公开信息显示,冷某、王某香案的裁判法院,恰恰就是年前闹得沸沸扬扬的,奇葩裁定9岁女孩限制高消费的事法院——郑州市金水区人民法院。


免责声明:本站部分图片和文字来源于网络收集整理,仅供学习交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并不代表我站观点。本站将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果有侵犯到您的权利,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

地 址:http://zjsxw.com.cn/home-articleinfo-fid-12-id-354.html

0